《明斋耕书录》:种桃,种李,种春风

首页

2018-12-11

  《明斋耕书录》作者:马向阳版本:大象出版社时间:2018年9月  《明斋耕书录》为《明斋读书记》的姊妹篇。

明斋先生认为“耕书”有三:“独耕”“耦耕”与“群耕”,“耕”为何解?他在《题记》中点及题旨:“曩时耕作的是农田,今日耕作的是书册……从祖父身上习得良好作风,数十年来,也始终伴随左右,助我前行。

每日忙完事务,稍有闲情,便耕书数页,详加圈点,精心把梳,积少成多,蔚为壮观,如同祖父当年呕心沥血,春华秋实,粮食满仓,快意知足然。 ”而我从明斋先生的“耕书”一说,读出的是刻苦与奋进,是独立与坚守,是不汲汲于名利,不随波逐流,守住一方心灵的净土,种桃,种李,种春风……我想,这也是“耕书”的另一寓意吧!  《明斋耕书录》秉承了《明斋读书记》的风格与内容,一如既往的典雅素美,白色封衣隐现亮片,银装素裹,如同初雪,如此净好。 书名与题签为书法家王刘纯先生之手笔,清逸如涓涓溪流,却不乏穿山越岭的快意。 翻开扉页,董桥先生何绍基体的题签“明斋”二字映入眼帘,清丽脱俗,仿若松风水月。 相继是王刘纯先生书写的杜甫《与李十二白同寻范十隐居诗》大作,运笔洒脱灵动,宛若游龙,此乃借杜李之深情厚谊聊表刘纯与明斋兄弟情笃矣。 不同于《明斋读书记》的是该书中添加了插页,附有书画十余幅,行草楷隶各有意趣,风景图画引人遐思。

一曰:“佳书忽来书能下酒,豪情一往云可赠人”,又曰:“柴门常开,佳友时来。

春暖秋凉之日,可观书观鱼;风清月白之夜,可品酒品茗。 ”册页之间,翰墨飘香,诗情画意,读来如沐春风,如饮甘霖。   《明斋耕书录》文笔清丽,凝练典雅,记录的是购书之趣、淘书之乐、藏书之欢、读书之醉,也不乏行走笔记、闲情趣事、书友雅集之篇章。

轻轻翻阅,书人书事缓缓道来,墨香与茶香氤氲,满纸清辉雅趣。   再细细品读,《明斋耕书录》字里行间流淌不仅是闲情逸致,还是良好家风,是赤子之心,是人文情怀,不失为一本品位高雅、朴实动人的文化散文集。

  明斋先生曰:“耕读,吾之家风也。 ”正如《题记》所言:“祖父已作古多年,然吾人耕作之习惯,仍一以贯之。

”他少时从祖父身上习得躬耕之乐,数十年如一日辛勤耕读,并笔耕不辍,秉承“耕”之家风,委实动人。   明斋先生热衷耕读,不仅得益于祖辈的深远影响,更得益于父母的言传身教。 父亲的藏书成为他最初的精神食粮,追忆少时读书经历,他说:“从父亲的书箱里,我曾经悄悄地拿走了《水浒》《呐喊》《鲁迅杂文》……”又在《耕读,吾之家风也》一文里写到:“父亲每日读书看报,酷爱学习,心系家国,关注苍生,数十年之习惯一仍其旧;母亲之平生职业为数学老师,晚年则热衷于文学,最近读完李佩甫先生大作《羊的门》之后,又在研读刘震云先生长篇《一句顶一万句》,终日手不释卷,自言颇有趣味云。 ”  全家人都爱读书,当阅读成为一种习惯,当阅读成为一种家风,代代相传,这个家庭一定是融洽的,是温暖的,是奋进的,是脱离低级趣味的,是以厚德载物的。

  忠厚传家远,诗书继世长。 手捧书页,字里相逢,流淌的是文脉相通、薪火相传、知书达理的质朴情怀。

  尽管公务繁忙,明斋先生仍然抽空把阅读当成生活常态。 他结庐人境,远离车马,闭门深山,或斜倚山枕,或端坐案前,无论春夏秋冬,无论阴晴雨晦,或清风逗树的午后,或月白风清之夜晚,手不释卷,乐此不疲。 且常在所读之处圈点批注,所思所想流于笔端,集腋成裘,《明斋耕书录》中收录的读后感就有近三十篇。

  明斋先生一直行走在阅读的路上,他不是去书店的路上,就是从书店回来的路上。 抑或是踱入书斋,沉浸书海,蹁蹁跹跹,以至饥肠辘辘不为所觉。

然后,心满意足地说:“:闭门即是深山,读书随处净土,幸福也很简单。 ”翰墨飘香深处隐约可见书痴可人形态及赤子之心,谦谦君子,温润如玉。   阅读是心灵的远行,文化的力量是可以穿越时空的。 读什么样的书,就会成为什么样的人。

明斋先生阅读经典,亲近大师,含英咀华,浸润人生,其性情与精神也深受熏陶。   毛姆说,阅读是心灵的避难所。

阅读让人阻隔尘世的纷扰,直抵澄明的世界。

读这样一本好书,纯粹而温暖。 责任编辑:衣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