离岸人民币兑美元一度大涨近500点 收复6.90关口

首页

2018-12-07

  离岸人民币兑美元一度大涨近500点,收复关口。 随后,亚市早盘回吐部分涨幅,截止发稿,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涨362点,报。   人民币具备稳定基础  刚刚过去的11月,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以稳中有升之势“交卷”。 截至11月30日,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报元,较10月底的元上涨289个基点,尤其中旬以来走势非常平稳。   究其主要原因,人民币汇率面临的外部压力有所减轻。

近期,美联储明年可能放缓甚至暂停加息的预期升温,加之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偏鸽派的表态,美联储11月会议上部分委员对明年的加息时机存疑。 不少市场人士认为,尽管美联储12月加息仍是大概率事件,但2019年加息进程很可能放缓,高利率环境对美国经济的负面影响也将显现,在美联储12月加息“靴子”落地后,不排除美元指数会高位回落,人民币未来一段时间稳中有升仍可期。

  美元指数上升动力不足  美元是否会继续保持坚挺,人民币又是否会大幅贬值呢?业内人士从美国经济走势和加息进程两个维度来分析,认为美元指数上升空间有限,未来会触顶回落。   一是经济基本面不支持美元继续升值。 决定一国货币长期价值最根本的因素是该国经济发展水平。

历史数据显示,美元指数与美国GDP占全球的比重走势完全一致,由于美国GDP占全球的比重受汇率折算影响较大,业内人士引入另外一个指标:美国GDP增速与全球GDP增速的比值,该指标衡量了美国经济的相对增速,并且不受相对汇率变化的影响。

可以发现,美国GDP相对增速在大多数年份与美元指数走势相同,少数年份为美元指数的前瞻性指标。

  2018年前三季度美国的GDP增速显著提高,在全球增速稳定的背景下,美国GDP占全球比重以及相对增速都会有所提升。

相应地,当前美元指数也维持在较高位置上。 但是,美国在全球经济中的地位正在逐渐下降,每一轮美元周期的高点也越来越低。 业内人士认为伴随着全球经济走弱、新的减税和财政支出计划难产,美国经济增速未来会有明显回落。   从美国GDP环比拉动率来看,净出口是二季度GDP增速反弹的主要原因。 此外,虽然美国经济今年表现强劲,但全球经济增速有放缓趋势,除美国外的各大经济体景气度均下降。 欧、日、韩等国的出口增速在近几个月都有明显下滑,侧面印证了全球外需不足。

最新的IMF预测将2018年和2019年的全球经济增速预期下调了个百分点至%。 在全球经济下滑的背景下,美国的出口会面临较大的压力,难以独善其身。

  美国财税刺激的影响亦不持久。 上世纪80年代以来,美国历史有三次重要减税期,从减税后GDP的走势来看,减税会对经济有一定刺激作用,但这个作用不持久,经济增速回升两年左右后会逐步回落。 更关键的是,前三次减税中,政策利率在大部分时间里处于下行趋势中。 本轮特朗普减税所处的环境为加息周期,这会一定程度上抵消减税的刺激作用。   进一步分析今年美国经济增长中减税的影响,可以发现,税改刺激并没有真正带来私人投资的增长。 今年美国经济走强还得益于政府支出的增加,因此,未来政府支出增速的大幅下滑,也将对美国的经济增长造成较大拖累。   综合以上各因素,业内人士预计美国经济已经到达高点,未来增速会放缓。

美国经济增速回落速度一旦快于全球经济,意味着美国经济相对增速下降,会使得美元失去其基本面的支撑。   二是加息后半程中美元往往走弱。 业内人士分析较近的几次美元加息周期后发现,在美元加息的前半程中,美元指数大多会随着利率的提升而上升;而进入加息的下半程时,美元指数往往会回落。 这是因为市场在前期已经有充足的预期,甚至过度反应,所以在加息后半程中,美元指数再上升的空间很小,反而有下行压力。

  自2015年12月至目前,美联储已经加息8次。

根据美联储三季度议息会议的预期,未来两年内还会有5次加息,近期美联储主席已经开始释放未来加息次数减少的信号,不论哪种情形都说明目前已经处于加息的后半程。 按照历史经验,在市场已经对加息有充分预期的情况下,美元指数受加息支撑而继续上升的空间不大。 因此,业内人士认为,明年美元指数失去走强动能转弱是大概率事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