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带孙费”是对父母劳动的尊重 也是知恩图报

首页

2018-12-13

“带孙费”是对父母劳动的尊重也是知恩图报子女支付“带孙费”,适当给予老人一定的物质补偿也未尝不可,合情合理也无可厚非。

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,在过去看来,很多顺理成章的一些现象和看法,都已经显得不合时宜,已经不能再用旧观念、旧标准去简单地衡量与判断。 一方面,从法理角度来说,子女具有赡养父母的法定义务,但父母却并不对等地应尽“免费带孙”的法定责任。 对老人来说,帮带孙子,不仅意味着放弃自己原有的工作与生活,更意味着在一定程度上被变相剥夺了自由,牺牲了自我。 换位思考,父母带大子女已属不易,年纪大了,理应安享晚年,尽享天伦,如果帮助子女照看孙子,失去了直接的收入来源不说,还会挤占大量自由支配的时间,耗损大量的体力与精力。

如此说来,子女支付“带孙费”,适当给予老人一定的物质补偿也未尝不可,合情合理也无可厚非。

另一方面,放诸“劳动报酬论”的社会经济关系中,“带孙费”实际上是亲情伦理中构建出的一种契约关系。 在某种程度上,帮带孙子也是一种劳动,作为孙子的监护人,照顾孙子是子女的责任,而非父母的义务。

换言之,至少在“带孙”这件事情上,父母与子女之间构建的关系,本质上无异于一种雇佣与被雇佣的合同关系、契约关系。

只要被雇佣者付出了劳动、提供了服务,那么处于雇主地位的子女,理应无偿地支付劳动报酬。

所以,“有偿带孙”既是对父母劳动的尊重,也是一种知恩图报的表现。

其实,对于带孙“有偿论”“无偿说”的争论,莫过于一种道德伦理与权益之争的现实碰撞与冲击,莫过于传统与法理的一场博弈。 据当事的老人坦言,自己状告子女索要“带孙费”,只为教会子女一份应尽的责任与担当。

从这个角度来看,老人索要“带孙费”,更多地索要的只是一种权利,是对子女责任意识的一种呼唤与呐喊,也是一种自我维权,是社会进步与文明的体现,在社会法治化进程中具有不可估量的道德价值与现实意义。

所以说,“有偿带孙”只不过是道德伦理中构建出的一种契约关系,对于“带孙费”,舆论不宜一竿子打死,还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,公众不妨摒弃成见与偏执,宽容看待“有偿带孙”这一正当价值取向,万不可戴上“有色眼镜”不问缘由地下意识质疑与抵制。